2006-12-16

小事一樁


剛剛在張宏艷的博客裡看到一篇關於天星事件的文章,別人的觀點固然值得閱讀、尊重,更何況是一名比自己資深得多的同行,但我們不應該禁錮自己的思考,而自己正好有些不同的想法,隨意記下來。沒有批判、辯論意思。

第一,被傳媒與政客利用。

貴為行內的甚具聲望的記者,身為「傳媒」的一份子,甚至是高層,張宏艷不可能不明白傳媒面對這種新聞,不可能不炒作,也恨不得炒作。「炒作」毫無疑問是貶義辭,而我也是行內人,雖然沒有她的名氣和話語權,但和她一樣,也是不斷炒作新聞的傳媒系統裡的一份子。 她的話,揭出行業的無奈和功利性。一邊炒作,一邊批評炒作,那這是令人欣慰的良知自省,卻也顯得多麼弔詭與自諷。

第二,小事成為政治事件。

意思是:這小事本質根本就不是政治事件,而是被外力影響,使其本質發生變化,最後變成政治話題。可是,作為新聞工作者,我們應該看到「天星事件」,與「紅灣事件」和保護維港運動之間,是由一條非常清楚的紅線串連在一起。

第三,一件小事。
那條紅線的終極,清晰地指向同一個政治話題--官方的城市發展論,與民間環保、古蹟保存等關乎港人「生存空間與身分」的大議題的對話、矛盾與調和。

如果將「天星事件」視為非政治問題,並將其本質單純化、孤立化、小型化,那麼,中美軍機相撞、中國查驗SK II等通通不是中美或中日的對抗的顯影。

第四,小事竟然化大。

跑新聞的,都知道單一「事件」往往不只具有單一意義,事件中人的動作會影響多遠多深?這需要預見能力作判斷。

我認同抗議的年輕人動員太晚、做法有不成熟和值得商榷之處,也承認天星碼頭即將倒下。但年輕人的躁動不只是為一己的「集體回憶」。老土講句,多元的社會需要這種聲音。此後,政府亦將檢討定義古蹟的標準,以及拆卸舊建築的諮詢程序,可以預見有更多古建築將得以存續。

那時候,讓我們再踏上那片填海得來的土地上仰望天星的幽靈,站在嶄新的海岸線上眺望尖沙嘴碼頭的鐘樓,自然便可知道「天星事件」是否小事一樁了。



Nikon F80
Nikkor 20-35 F2.8

7 則留言:

鬼茂 說...

張說:古蹟與社會發展不能並存時, 我選擇社會發展.

按這一套邏輯, 那故宮在北京的核心地帶, 有朝一日它阻礙社會發展, 其實都可以拆掉的.
很難想像這是出自名主播的腦袋.

不過, 我也不覺得天星鐘樓有絕對不能拆的理由, 尤其當我看過星期日生活的朱凱迪訪問之後.

匿名 說...

Hi, I've enjoyed visiting your blog. I am trying to get a site up and running similar the World Wide Travel blog.

綸 說...

"如果將「天星事件」視為非政治問題,並將其本質單純化、孤立化、小型化,那麼,中美軍機相撞、中國查驗SK II等通通不是中美或中日的對抗的顯影。"

講得好。點聚線,線成面,這個道理,我以為應該是每個記者都已經懂得的。

小藍 說...

稍稍打岔,剛看了你的山西平遙影集,請問從香港去有何方法,另住宿安排如何? 可有什麼需要特別注意? 煩請指點。

小明 說...

社會縱有多少人在罵這班維護天星碼頭的人如何後知後覺,小事化大;社會縱有多少人覺得天星其實是活在可拆不可拆之間,但我也諒解及明白到像你所說的,"多元的社會需要這種聲音"。

我記得,中學老師說過,"只要有不同的聲音,社會才能容納得更多,改變得更多。"我們把它炒作,將它事件化,讓它影響著政府日後的政策,可能這就是我們做記者的,走在歷史前頭的意義了。

茂思.茂斯 說...

鬼茂:
我也有朋友說:如果抱持那樣的觀點到外國旅行,看到倫敦巴黎美麗的古典建築,應該讚它們有特色,有文化氣息,還是...?

綸:
君真稀客也!
是的,點聚線,線成面,我們常聽政府說:這是個別事件,然後就了事.但這次實在看不出個別之處,沒那麼容易了事吧.

神秘的小明:
我認同你的說法,畢竟傳媒不是只懂炒作的機器,行外人總覺得我們喜歡放大事件來做新聞,但更多情況是,不放大哪看得清楚?

小藍:
平遙在山西省,要看你只想去山西,還是會遊周邊的地方,比如北京,山東...飛去這兩個地方,都可以轉火車到平遙站,緊記先去車票代理處訂票.
也可以飛山西省會太原市,再轉火車...說來話長,如想講詳細點,請留連絡方法.
如果一生人只去一個中國古城,那麼去平遙不會後悔,冬季少人,少商業化污染....

小藍 說...

茂斯先生:

從北京或山東坐車去有多遠? 你說的車票代理處又在那裡(是紅墈火車站那個嗎)?

我的電郵地址是:noelocean@yahoo.com, 去山西平遙的詳細情況,麻煩來電郵告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