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24

他們的死刑:阿根廷的最後一夜

在禁區的行刑台上,無論旁觀的,還是吊死的,等待是最漫長的痛苦。


皮球被撲出了,槍斃的第一顆子彈打中他們了胸膛,還是那句廣東粗話:「我丟!」


他媽的第二次機會,反白的眼神訴說著他的惶惑,焦躁,等死的靈魂,總是那麼淒美。


第二槍打進頭顱,他媽的沒救了。尷尬的苦笑,緊閉的雙眼,揉破了的愁眉,還有勝利者的沾沾自喜。


那是阿根廷的最後一夜,是一群旁觀者的世界盃終結日,也是因病告假的序曲。四年一度,樂此不疲。

Natura Black F1.9

12 則留言:

瑮 說...

哈哈哈哈,很好的照片,好在我不是身在其中,好在巴西神話幻滅時,我被東瀛的物質麻醉著,否則我的表情會更壯烈。

茂思.茂斯 說...

嘻嘻,體育那邊有你的知音人,巴西被法國幹掉那晚,她哭了好幾遍...
相中捧阿根廷那班友仔,其中一個中毒很深,第二天當真請假了,灰左成個禮拜,直到仇家德國玩完先似番個人,死未!!!

wongdull 說...

巴西被幹掉的那一晚 ... 兩名巴西球迷 (小弟及小弟的老父)看得目瞪口呆, 然後連番嘆氣 ... 不過假如巴西經此一役可以重生的話, 亦可為一件好事
總覺得足球變得商業化後, 再不是足球

泡沫人 說...

之前,聽聞他們投入的逸事,只有腦中幻想,如今,得看照片,像置身其中.令我高興得發笑,同事們忙問所謂何事?我回答說,是"回心微笑".謝.

茂思.茂斯 說...

wongdull:
巴西宣告不治那晚,我開始擔心他們的後繼者,能否繼續輝煌的歷史.
前線攻擊力當然不用懷疑,但看看中後場,4年後還有甚麼人可用?或許是我多心吧,畢竟人家20年初一個天才,巴西可能4年就有一個了.

泡沫人:
你的署名好神秘,很難猜啊...難道你是旁觀者之一?無論如何,快樂的記憶不要忘記啊.

泡沫人 說...

哈哈,哈哈...
你不認識我,但我認識你,風聞你的友善,欣賞你的作品,鏡頭銳利,文采精練,值得一再回味.相比起我的,只是無聊的胡言亂語吧,不看也罷.

茂思.茂斯 說...

你太誇獎啦,謝謝你喜歡
其實,BLOG就是我們胡言亂語的好地方啦,共享生活感覺和記憶,總比一個人夢囈好呀,這就是我們寫BLOG的理由吧.比如,我剛知道你喜歡看電影,我以前也經常去電影中心呢,只是這兩年很少看電影啦,早前那邊有奇斯洛夫斯基展,也錯過了.

茂思.茂斯 說...

泡沫人:
唷,你的貓兒很可愛,牠就是鄺miumiu嗎?
Chris原來上過港台訪問啊!
有緣跟他共事過一個月,無愧《體育版編輯王》之譽!!立刻下載聽聽!!!
還有,你那部落不讓外人留言啊....

泡沫人 說...

I have chosen to allow visitors to post comments on blog entries. How come?
我嘗試改了少少setting.你有空再trytry.幫個忙吧.(k828@msn.com)

茂思.茂斯 說...

還是不行,要登入該網才行....

泡沫人 說...

質問了msn space,他們的回答是,要對方是Microsoft Passport Network account users才可留言,不過,他們考慮用家的要求,作出變動.我想,若他們真的做不到,轉去你正用的blogger也不錯呢.起碼d相可以放到好大好大...清楚一點.

茂思.茂斯 說...

其實轉用BLOGGER也不錯,只是這網也會不時發神經,我最近也經常上載不了相片,幸好有軟件PICASA上載,
聽說雅虎和新浪也不錯,很流暢.但是你在MSN寫了這麼多,搬家有點難度吧?不過MSN的網站真是比較慢呢.......

順便問問,你說那間BBQ在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