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31

同志們,你們是不是機器?

《年薪114萬》─ 劉進圖 (2007.05.29)

上周某天下午,聽到同事報料,香港大學一位去年才畢業的醫科生,年收入高達114萬港元,打破港大新畢業生的薪酬紀錄,編輯部同事均議論紛紛,有人猜是賣丸仔兼開減肥藥的美容醫生,有人說是替家族生意打風流工,我認識港大學事務長周偉立博士,馬上給他寫電郵來求證。

翌日,周博士回電話給,說那位畢業生既無父蔭,也絕非旁門左道,他是替醫療集團在新市鎮的診所看普通症,每周工作70至80小時,即周一至六診症12小時,周日休息半天,全年絕少放假,每月底薪7.5萬元,加2萬勤工獎金,乘起來便得出114萬元年薪的驚人數字,但若把收入除以工作時數,時薪實不過300元左右,和鋼琴教師的時薪相若,他這筆錢當「診症機器」掙回來的,當中有

聽了周博士的解說,疑團頓釋,但不禁為這位醫科生擔憂,他犧牲了休閒進修的時間,過著與親友隔絕的生活每天只是不停診症,心力無限量透支這樣捱兩三年還勉強可以,長久下去卻不是辦法,專業水平將無法提升,斷錯症的風險也與日俱增,對他自己和對病人都不是好事。我把憂慮向周博士反映,希望他找機會開導一下那位年輕醫生。

放下話筒,環顧採訪室四周,心裏在想:「這裏有沒有拚命透支的採訪機器?」



《明報》的工資 ─ 張健波 2007.05.28

《明報》的工資一如很多私人機構的工資一樣,很難公開討論,不過,正如你提及的兩篇由陳惜姿撰寫的《明報》專欄文章,我閱後曾向主筆劉進圖說,陳惜姿寫得不錯。既然你再三催促,我就在可能範圍內談談自己的看法。工資是《明報》開支的一個最大單一項目,翻閱《明報》年報,可見《明報》的工資水平,在市場屬於中游——不單記者如此,縱使是公司最高報酬的5 人,亦是如此;論利潤,也是中游。可幸論編輯自主權和公信力,則名列前茅。

工資問題,涉及員工的最根本利益,是《明報》行政委員會最關心的問題之一。2006 年7 月開始,我們將大學畢業生的入職月薪加至9000元,3 個月試用期後加至1 萬元;在此之前,則是8000 元起薪。若與教師、公務員、醫生或金融業相比,確是大有距離。我們完全同意要逐步提高記者和編輯的入職薪金。

論到記者與其他行業的入職工資差距,我1978 年大學畢業,加入商業電台當記者的時候,月薪900 元;當時,我可以選擇當教師,工資約多一倍。不過,我還是加入了記者行列,為什麼?打工要講錢,這是人之常情,但,我在中大新亞書院4 年,深受新亞校歌「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千斤擔子兩肩挑,趁青春,結隊向前行」這種精神影響;所以,我首要考慮做自己最喜愛做的工作;工資是重要的,但,絕非最重要、更不是唯一的考慮。

我的不少同事都不是單單為錢而加入《明報》,例如,我的好拍檔馮成章本是公務員、姜國元是另一報章的總編輯、劉進圖本來可當大律師。

《明報》不是天堂,也非地獄,我們招聘新人的時候,不會承諾一個玫瑰園。我們只希望志同道合的人加入《明報》,一起耕耘這塊在香港已所餘無幾的新聞自由沃土。

7 則留言:

新鮮人 說...

要賺大錢,
最好不要做新聞工作,
但有時身不由己,
當一家大細都靠哂你時,
生活是十分逼人的!  :)

茂思.茂斯 說...

所以,行內人都說,三年是一個難過的關口,因為而立之年已經越來越近了。

匿名 說...

我已經過了三年,三年又三年的記者生涯了.
前面是有許多不同的機會和分叉口,
始終記者還是我目前的選擇,
但因為這份工,讓我寫喜歡的東西,看到自己世界的另一面, 所以有passion走下去.

茂思.茂斯 說...

匿名者:
你好.

"前面是有許多不同的機會和分叉口"
這就是三年之癢啊,你我都很明白吧.

"但因為這份工,讓我寫喜歡的東西,看到自己世界的另一面, 所以有passion走下去."
這是最最頭痛、最要命的.....

匿名 說...

hi,
沒想到你對我這匿名者也重視,謝謝.
我在目前的公司,剛好是七年之癢......
慘!
只是, 沒更好的選擇.

茂思.茂斯 說...

匿名也沒甚麼分別啦!
三年會癢得比較激烈,七年之癢,應該是一種慢性的,隱隱約約的癢吧,行頭窄了,選擇權萎縮,你說出了一個現實的問題.

Jeffrey A. Brown 說...

useful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