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18

弔詭、反諷

早前全公司都傳閱著這兩篇文章:

明報 (2007/5/15)
陳惜姿
<賤買理想>

這陣子,快畢業的同學都在找工作,看到《明報》「編輯室手記」專欄,主筆劉進圖寫他跟求職者面試的見聞,趣味盎然。他寫的,我想有很多都是我教過的新聞系學生。

但前幾天看到他寫的〈她來自屯門〉,我有點氣上心頭。劉主筆是我朋友,我也曾在《明報》工作過,《明報》每月都支稿費給我,但有些東西不吐不快,聲明對事不對人,也為這行業痛心。文章寫到一個準畢業生,家住屯門,來《明報》面試獲取錄了。她明白《明報》位於小西灣,每月來回的車費超過千五元,而她的月薪不過九千至一萬。

原來她矢志入報館工作,讀大學時便已省吃儉用,儲了五萬餘元,為月薪微薄的記者工作作準備。另外,她為了準備到《明報》上班,已請求一個住在港島的朋友幫忙,讓她寄住,周末才回屯門的家。這樣,便可省回不少金錢。劉主筆聽了很感動,說「新聞行業就是靠這些為理想不計付出的年輕人,才能薪火相傳」。我只覺憤怒。

我九二年一月開始當記者,起薪點一萬,與同學相比,不高也不低。今天有學生告訴我,有報館只肯給她八千五,她問我要不要接受,她很想入報行,無奈待遇太低。同一屆學生,到星展銀行做MT(Management Trainee),起薪點一萬八千五,足足多了一萬。

我想問,是誰決定記者必然低薪的宿命?不少報館都是上市公司,雖不至賺大錢,但好歹是一盤會牟利的生意。記者入報館工作,不是入慈善機構,不應只講理想不談薪水。

為什麼一個人有理想,就要被剝削?新聞系的學生,不少都是尖子,他們的市場價值很高,別的行業爭着請他們。要是報館仍是要賤買他們的理想,我會勸學生別加入這一行,因為反正兩三年後他們就會夢醒離開。



明報 (2007/5/11)
劉進圖
<她來自屯門>

周六下午,最後一輪新人面試,有一位準畢業生各方面表現俱佳,我們有意錄用,但看到她填報的住址是屯門,港聞主管劉頌陽忍不住提醒她,當記者薪金大約九千至一萬元,每天深夜才下班,從柴灣找公車回屯門,每月的交通費超過一千五百元,還要孝敬父母家用和償還大學貸款,好些現職同事因此每月只有千餘元自用,生活非常刻苦,她有沒有想過能捱多久?

實在沒有想到,那位外表柔弱的女同學,原來為加入新聞行業下了很大決心,很早作出準備,她念大學時便省吃儉用,盡量不花光學生貸款,儲了五萬餘元,作為畢業後從報館基層做起的儲備。她說只申請了《明報》一家,倘若《明報》沒有空位,她才報其他機構,為了方便來《明報》上班,她找了一個在港島居住的好朋友幫忙,預備寄住在朋友家,周末才回屯門探望父母,這樣可以多給一些家用,彌補父親當基層工作的微薄收入。

我們聽了,心裏很感動,新聞行業就是靠這些為理想不計付出的年輕人,才能薪火相傳,相比起一些在溫室成長、從來沒嘗過匱乏、搞不清自己人生路向的同學,這位來自屯門的女孩,更值得我們珍惜和期待。




我想說,<她來自屯門>有非常弔詭的反諷效果,這點相信連作者也意識不到。群眾集體服從權威的時代已經遠去,人是獨立思考的個體,而不是沒腦袋的被洗腦者。現代的權威試圖推銷自己的觀念,有時卻得到反效果,因為接受美學說,讀者的反應是基於讀者自身的經驗認知去解讀作品的。所以,既得利益者對文本的解讀,肯定和低層市民有所出入。

行內人是以怎樣的感性經驗來解讀這文本的?這兩篇文傳得很快,當傳到我手上時,原來已經有很多人看過了。大部份人閱讀後,其接受反應是感慨、氣憤,有人則一笑置之,也有人說沒有特別感覺。

居於「下層建築」的我是這麼想的,<她來自屯門>對外界推銷「理想說」可能有正面效果,因為外界往往對行內霧裡看花,朦朧而悽美。沒想到再來一篇<賤賣理想>,兩個文本並列,那種荒謬、弔詭、諷刺,很強,非常突出。這些文章對行內而言,實在實在很傷士氣。

有很多人本沉睡在美夢中,閉著眼睛默默奮鬥,但看了<她來自屯門>,部分人嚇醒了,再來<賤賣理想>,相信有人想跳落床。當然,有些人願意無悔延續美夢,有人卻會認為:甦醒可能只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

12 則留言:

茂思.茂斯 說...

摘錄各方回應:

看到第一篇文章,是坐在從意大利回港的航班上,看後無名火起,不為別的,就是為了陳教授所說,我們是記者,難道就要賤賣理想?

不知由何時開始,記者這份職業,與最低工資最高工時劃上等號。我承認,工作量有時可以忍受,尤其是如白紙一張的畢業生而言,要學的東西永遠比每天九小時多,但卻很反感,為何記者便必定要低薪,記者的公司也上市,也營運,也講盈利,為何他們要賺而記者要蝕?

記得剛大學畢業的時候,同學投入不同職業,有當教師的,有當營業員的,他們與小弟一樣,不是偷呃拐騙,他們也有理想,但他們月尾戶口的自動轉帳數字,是小弟的倍數以上。

我認同,當記者的,有時不可能太著重工資和工時,也認同要在這行混下去,理想和堅持比甚麼都重要,但這不代表我們不可以同時講求價錢,要知道就算我們不吃不喝,政府學生資助辦事處也不會暫停追我們的債。

記者的流失率一向高,待在報館的四年,經歷了幾代變遷。近來有同行朋友撐不住離開,也有人萌生去意,看到理想的消逝,定會感到可惜,但也難怪他們,因為當我們在出賣腦力勞力時,仍有這些虛偽公司在大造文章地恣意剝削,令我聯想起黑勞的生活。

為什麼一個人有理想,就要被剝削?

...........

老實講, 以一個生意人既角度黎睇, 如果八千蚊就夠請一個任勞任怨又有遠大理想又已經接受賤價勞工呢個命運既 "committed employee", 咁仲有咩需要比多 d 錢請一個會為自己爭權益, 比少 d 錢就心不甘情不願, 仲有可能因為錢而唔 commit 唔聽話一日到黑係咁「投訴」既麻煩員工先?

做老闆就係咁既心態, 原本要用十蚊既事, 一蚊就攪得掂, 慳左九蚊, 戈就可以同對上 d 大老闆講:「你睇? 我有表現, 又幫到公司慳錢, 係咪應該加人工比我先?」

唔係邊得咁多打工皇帝?

我想話, 香港有某本免費派發既英文雜誌一年到晚都唔知請幾多"intern", 一毫子人工都冇, 咪一樣大把有 quali 既 abc/bbc/cbc/國際學校/外國讀完書返黎/語文系碩士畢業生爭住去做...

自私 d 講句, 呢 d 有遠大理想既人唔多唔少都要上負上「寵壞晒 d 老闆, 做衰晒個市」既責任囉

.............

其實唔止記者, 做 PR/advertising agencies 都一樣係賤價勞工...

三年前細路女唔識世界, 見左幾間市面上最有名最掂既 PR agencies, 見完 confirm 你 offer, 起薪點一律七千五, 你唔做大把人爭住做, 目的純粹係想睇你捱唔捱得住超低人工超長工時, 從而試驗下你有冇 passion 有冇 commitment...

有理想有passion, 係咪唔洗食飯, 唔洗比錢屋企, 唔洗還 grand/loan, 唔洗買衫返工(份工話晒都要見人)?!?!

唔係個個有理想既人都係冇家庭負擔/屋企大把/可以問亞媽攞錢架囉...

聽聞三年後 agencies 既 fresh grad 新入職價依然冇加, 但係依然好多講心唔講金既人去做, 死未?!

打份牛工都係為份糧唧... 如果唔係就唔會有跳槽呢回事啦...

..........

我們曾經都是賤賣理想的一群,到今日終於被陳惜姿篤中個"暈精",醒晒!

當初入職時自問不算受虧待,但隨着經濟環境轉變,公司開始出現一籮籮的政策,例如計每日寫稿的字數、規定每星期出幾多個page lead,然後,到咁上下你要退居幕後喎(那只不過入行五年貨仔),然後有個好似金魚阿伯的高層話畀你聽:嗱!依家公司畀機會你(其實不算什麼機會,兼且係你唔多想接受的"機會",但係基於人地話畀"機會"你,唯有勉強接受),繼而係升左你職加左你薪,然後,到第二年、第三年、第四年.....你以前加過薪,但係仲有其他同事未加過薪喎,嗱!所以我地要張呢個餅仔分畀佢地先,咁啱分到你,真係唔好彩你係梗頸四......(仆街!咁算係乜野安慰?)

我都無後悔入行同埋入呢間公司,只係愈來愈失望,理想真的愈來愈賤!


.............

無錯,即使待遇多麼不濟,仍然有大把人爭住入行。阿Q啲諗,學你話齋,唯有安慰自己可以實現到自己理想吧!就是那種滿足感,足以支撐著人繼續在無理的環境中生存下去。

.............

傳媒機構的人工本來就低,或許因為實現理想也是一種得著,很多人願意收少一點錢去做自己想做的,當老闆的眼見能用較低的錢去請得足夠的人,自然就不會支付高薪。
像我現在做的這個行業其實也是差不多,唸完大學了,到外邊做其他事的人可能都月入過萬了,可我這份工的起薪點卻是八千塊,沒有雙糧,一年七天年假,病了沒保險,幸運的一天八個鐘,不幸的朝十晚一(零晨)或打後,紅假也得上班。
如果說因為有理想或因為想要做這類型的工作就要被剝削,那是絕對不合理的,然而在呼叫不合理的同時也得說一句自己不夠爭氣。這是個自由市場,如果薪酬不合理會令公司請不到人,那公司自然會調高薪金,然而偏偏有很多像我們這樣的傻子,為了種種不同的原因願意去掙一份不合理的工錢。

...........

明報都叫做仲有reputation同moral的一份報紙。但偶然都會做些令人反感的報道呢,算吧,反正香港傳媒都是變了質。

至於低工資問題嘛,我都不知應該從何講起。你話傳媒低工資咩,但在同一間公司,有些記者又會高人工過人...只可以講句世界永遠不會有公平這回事!講到尾,都係無野講!!!

有時同一公司都會有非常極端的待遇現象... 但報館普遍都低人工,除非一兩間報館,記者人工真係好高好高!

...........

"只申請了《明報》一家..."

I take that Ming Pao still has its prestige as one of the more reputable news outlet in HK? I like Ming Pao too. My father's favorite.

"是誰決定記者必然低薪的宿命?"

It's called hazing, continued professional education, or cheap labor, if you will. Very common in not just news media but also in hospitals, architecture firms, and some finance companies. Once you got the experience and the track record, then the money *should* follow.

.............

看似很市儈,好像凡事向錢看,但亦是最基本生活要求。當政府不停話經濟好轉blah blah blah,仍然見到新入職記者月薪一萬蚊唔夠,又不見得一年後會加幾成人工。幾千蚊,做大公司接線生都唔止呢個價啦!

.................

之所以明報的人做到3年都走哂﹐咪就係呢個原因囉﹐好多都過哂經濟啦﹐依家人地越來越多人睇﹐明報唔好仲係食老本﹐掛住金庸個做人啦

.................

不過, 過了經濟的, 又會回巢. 其實唔係單一報館有問題, 是整個行業. 我們的問題在於老細刻薄, 別人遇到的問題可能需販賣尊嚴. 你看站在道德高地嚴打中大生的日出, 便知道什麼叫厚顏無恥,

.................

我倒不是為了理想, 而是興趣.
我覺得最大問題不只是人工低, 而且超多野做, 高層卻永不滿足, 走了人, 竟可不肯補充人手. 有時見手足都忙得不停手, 早返遲走, 真的於心不忍.
還看到教主, 君子筆等人的偽善, 確實無明火起, 多得陳惜姿給我們吐一口氣.

....................


看完首篇文後,我實在非常憤怒,第一個反應是:「你當我們是甚麼!」我們四出拼搏,被人鬧個狗血淋頭,甚至當街被人追打,所賺到竟只是九千一萬;相反,某些人竟可經常在公司喝水看電視,細聲講大聲笑;看過晚間新聞後打一兩篇手記便拍屁股離開。我清楚這個世界並無公平可言,但這些老屎忽就不用付出、可以計較嗎?傳媒界有你們這些食肉鄙者,薪火才會熄滅!

認同記者需要有熱誠、有活力,但這不等於要朝九晚十二、年年捱窮。堂堂明報年賺數千萬元,只顧著搞甚麼上市合併、股價上升三成,但我們所得到的又是甚麼?又不過是九千一萬、三分一月薪的bonus,計時薪的話真的可比清潔工或老麥;報慶也只有稀翅淡菜,你說多麻寒酸。身為明報的一員,我感到非常丟臉及羞恥。

我沒有野心,不求飛黃騰達,但求能養活自己及家人,讓他們活得開心。為了自己,為了將來,我會行出第一步。請不要怪我,反正公司也不會稀罕。

...........

講真,現實世界乜都係供求問題,你話廉價勞工,人o地話俾份工你做已經執到,唔好話九千一萬,六千五蚊都大把人捧住o的熱誠o黎做,你吹咩?

淨係罵上面o的人狐假虎威係冇用o既,都要o的人唔中招先得o架,呢個世界就係有好多人俾o的乜乜所謂"品牌"蒙閉,以為講錢即腥臭,查實清高人都要吔飯,唔通聽餓死咩?

..........

最令人氣憤的是,平白無事就跟我們說商業管理,經濟不景時就只拍拍膊頭,叫我們共渡時艱講人情,時艱過渡了,人數不加反減,工作加完又加。每個人都要十八般武藝不可,當初再有興趣,也難免心淡。
感謝陳惜姿敢言,萬歲!

朋友幾乎每次見面都說:你們的錯字真係多到離晒譜!他不會明白(我也不期望他會明白)我們的人手是如何緊絀,我只感到很無奈,也覺得有點對不起忠實的讀者。

.........................

過程中都有很多得著ge,只不過不喜歡那種態度。

readaneat:朋友今天才問我有沒有後悔入行,說真的沒有後悔。只是入行後眼見這行業愈來愈不像話,算一算十年來通脹多少,但起薪點不加反減,比普通文職還要低,感覺是這份職業沒有受到應有的尊重。

......................

"所謂功利,也不過是爭取基本生活費而已。"

說得好,入得這行,就很少是貪錢的,不然我早去讀BBA了.但多少也得向家庭,想自己的生活交代吧?
那是責任,它連盡這種責任的機會也不給...

"如果真要計算平均時薪,我估記者好不了一個快餐店清潔女工!"

問題是,記者經常為基層報導慘況,諷刺的是,本身的情況卻不能報導...

.................


講真,一年兩年,人工低我可以挨,再過多幾年,不得不想清楚自己前路。青春有限,人工也有限,即使未去到為五斗米折腰的地步,但有機會往外闖,都想一試。女孩子還好一點,有些男記者朋友,真為他們感到難受。

呢啲就係所謂使命感,但開始為呢個名詞感到厭煩,就係一句「使命感」,剝削了幾多人的權益,踐踏了幾多人的理想,埋葬了幾多人的青春?不要再迫記者覺得自己偉大了!我們都是身不由己被迫出來的!

...............

很悲哀、很悲哀,

做了這行不經不覺已七年了,大事小事都採訪過不少,唯獨這兩年最令我難堪,眼看一個個人離開新聞行業,當中不乏一代名記,快將三十歲,古語說男兒三十而立,看看眼前的我,看似一事無成,有時跟友人說轉工,反被人說只向錢看,但事實上,我所要求的,並不是甚麼高薪厚祿,而是一個稍為合理的薪水而已,相比起其他從事商界的朋友們,我所要求的薪金,在他們眼中只是數年前的「價」!

過去是被一份「滿足感」所吸引,而留守新聞行業,唯「七年之癢」已過了,眼看新聞機構老闆們,個個「爭新聞」,眼看新入行的記者,「好的不學壞的做到足」(請原諒小弟的批評),眼看為了「贏」字,不擇手段,妄顧道德、操守,心裡卻實不是味兒,看看現今的新聞,不是鬥「豐富」,而是鬥「爛」,即使是一些過去令我十分尊崇的新聞人,在媒體「惡鬥」下,亦不自覺的「變了臉」,怎麼辦好?

近年的新聞,「爛」處多不勝數,理想已沒有了,唯小弟仍對新聞行業情有獨鍾,但到底「理想」與「飯碗」,應如何選擇呢,天知曉.....

..........................


離開這行的人都是這樣想吧,我們充當主流媒體評這說那的,自身的困境卻沒人關心,連自己有份出聲的主流媒體也聽不到聲音,大多都是暗地嘆息,這到底是甚麼回事?

我們的協會也實在廢柴,除了偶爾出來吵兩句新聞自由,到底有沒有關心行內的剝削情況.

基層還有梁耀忠,李卓人, 施麗珊, 何喜華,可同是基層的我們呢?

其實,他們的遊行隊伍,我們完全夠資格走進去...卻偏偏沒人這麼做,也永遠不會有人這麼做

.................

其實大家都知問題在那裡, 大家都知是什麼原因不能留住有心有能之士, 但為什麼連老總輩的人都似乎無計可施? 是大家都迷信mkt mechanism, 既然呢個價都有人做, 就不會想改善一下待遇?

Ka Wah 說...

這是一份令人又愛又恨的工作,愛的是令人懷著一份憧憬一份理想天天上班去,恨的是斷六親,永世冇發達,甚至乎餓死老婆慍臭屋。

收入與官職不相稱,收入與工時不相稱,收入與工作量不相稱。

可以走的,都已經遠去,不能走的,繼續呆下去。

只好模仿李浮雲的口吻說一句:富貴於我如浮雲。

呵呵呵,茂師弟別再憤世疾俗吧,不如化吧~

默泉 說...

可悲的香港傳媒...

我覺得最恐怖的是,一批又一批記者所積累的經驗,無聲無息地隨著他們的「轉行」而失傳了,無法「過」到新一輩人身上,這樣,傳媒人的水準又怎會不如江河日下?

鬼茂 說...

突然有個衝動想將以上的回應, 都轉載於內聯網上, 我真想看看他們有何反應, 哈哈.

pingsquare 說...

實不相瞞,我也曾經很想做記者
這個理想維持到將近畢業搵工之時正式幻滅
理由唔洗講一定係錢
個個跳入火海的師兄師姐都走來說
7-8k,好一點9k
我們這類不是新聞系畢業又好想入門的人,差不多了
用生活迫人解釋不入行好似又假又老土咁
但難道還完loan俾完家用,不用食飯咩,年輕人唔係唔去玩呀?
工作時間長,好似同社會最接近其實又脫離晒所有野
無朋友又無屋企….幾年之後,人又老錢又無,分分鐘又嫁唔去咁就真係喊都無謂

曾經有家長會打電話黎話「你地d教書既都係為左份糧姐…」
返工,為份糧,有咩唔arm呀?

(不過話時話,有時夜闌人靜問有誰共鳴的時候都會幻想有一日好自豪咁話俾人知我係做記者的)

茂思.茂斯 說...

關於這個現象,上面的留言雖繁,但大致能勾勒出行業的生態.

這是行業過度膨脹後,繼而走向衰落的必然結果.

wongdull 說...

鬼茂兄,

誰先離開日月就將那些真心說話 post 上內聯網吧。我一定會咁做, 若果未被老細 delete, 希望可以警醒其他「低下階層」吧

煙斗阿摺 說...

92年入職的陳惜姿,起薪點是一萬元。
是15年前的價…
唉 ~~~~

iamsan / Mountain 說...

黃兜:你呢個承諾背後好似有啲玄機喎!講得出做得到,但係要等到幾時呢?
其實初入行,人工低少少確實無所謂,但係每年係咁睇住行家做啲咩人力資源管理學會做的研究,今天市道好轉,打工仔有得加薪...然後到某某調查顯示,打工仔超時工作影響家庭,就連梁耀忠都忍唔住陰陰嘴笑說:"有啲工友話自覺連男人都做唔到..."接着是政府鼓勵五天工作...無窮無盡的研究都講打工仔會面對的問題,但這些問題就偏偏在曾經作過以上報道的日月中出現,高層不但無動於衷,兼且係將那些到老闆有打擊的報道低調處理,衰啲講句,即係自我審查啦!
說到這裏...已經無話可說了!

茂思.茂斯 說...

珊姐:

基層還有梁耀忠,李卓人, 施麗珊, 何喜華,
可我們呢?

現在行內不會有人夠膽站出來的,在這件事上發過言的人,包括我們,有多少人會做先鋒?

這是問題其中一個癥結,也是我們不敢承認,不想去面對的現實.

鬼茂 說...

陳小姐昨天有新文章--明報傳統, 也值得一讀.

茂思.茂斯 說...

我看啦,最近的日月系列挺好看的,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