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26

徵求美女模特:台灣人像攝影師來港拍攝



台灣網友胖虎Pahud打算12月底和他的漂亮女友來港拍攝,徵求本地美女模特,有意者請留意以下介紹:

預計拍攝地點:長洲島,大澳,澳門新華大旅店,威尼斯人酒店,以及澳門其他特色建筑
預計拍攝時間:1-2 days不等
拍攝形式:個人寫真或情侶寫真, 全部使用135 and 120底片
拍攝費用:再討論 名額:只有一位(或一對)

因為我跟Emilie大概一年才會去一次澳門,這次算是很難得的機會,如果這裡有住港澳地區的朋友,或願意一起去港澳的朋友,請跟我報名吧!報名方式請將您的以下資料寄給我(pahudnet@gmail.com)

1. 近期的全身照以及半身照各至少一張
2. 自己的網絡相冊以及博客(如果有的話)
3. 你的MSN
4. 其他拍攝想法


photo by Pahud





20 則留言:

Yun 說...

右邊的 Minami 真的好好聽呢。最近一直在想重看LV。

茂斯 說...

其實我也是!正在想辦法下載,找到告訴你!!

Yun 說...

我有DVD喎!! 只不過係﹐唔知有冇時間做呢樣野﹐和心理上有冇準備好。(我想其實應該看過兩﹑三次。狂喊個種囉。)

Soundtrack 我都有﹐間唔中會拿出來聽聽。最喜歡是「What Will I do」。

茂斯 說...

好多歌都好好,我就最喜歡這首鋼琴曲,加上木村,相信好多女性會棄械投降....

Yun 說...

我咪其中一個棄械投降的囉。:P

戲裡木村彈Minami時﹐真的好感動。(但好像不是真的是他彈的吧﹖)

(我地這樣互相留言好好笑。)

茂斯 說...

應該是木村彈的, 當年看過報導, 他專門去學的,日本人, 做事就是認真! 哪像香港那些九流?

聶秀康 說...

星期日的早上...木村拓哉...Minami...時光倒流...1997...無言的午後...!

茂斯 說...

那是1997?還是更早??
你的名字很小說,是真名嗎?

匿名 說...

我97年放了兩年假,才開始看日劇...那時是要到聯合廣場租帶的.lv,beach boy,田任三郎...大熱!
聶秀康真有其人,足夠寫5本小說. 3耳留言

茂斯 說...

97年放兩年假?你似乎好早可以退休窩....
聶秀康是誰呢? 戲裡主角的名字嗎?

聶秀康 說...

97公司北移,我們整crew人都想休息一下.剛考有買家出了不錯的價錢,就把公司賣了,那之前是我的golden ten years.我喜歡工作那兩年不停的旅遊,見識,會友,是會招人嫉妒的,但如果了解我那工作狂的年代便會諒解!
聶秀康真有其人,是我自少便很喜歡的人,兒時家裡常開派對,攪手是飛仔大哥因為可以收錢,我負責打碟可分到幾十文,聶是呀哥朋友每次到我家都騎著耷頭單車...如風一般,他住蘇屋村.

茂斯 說...

97年已經拼了十年, 還賣了公司, 休息兩年, 你肯定是大人物! 97脫手, 時機應該很對啊!
那兩年幹了甚麼?
聶秀康人已經不再了嗎?有機會, 我也想聽聽他的故事, 那是屬於你們的八十年代吧....

聶秀康 說...

對剛好是我們的黃金十年...我不是什麼大人物,更沒開Ben跑,駕駛是因為人在異鄉,沒車像少了條腿,87年回港就進同學父親的公司...打拼了十年,賣出的祇是我們公司下的一個品牌(副線),現在公司還在,札根國內.那兩年旅行探親會友煲劇飲飲食食學煮野談戀愛...聶先生人在匹支堡或是三藩市...有些人某些事總令人一想起,心就會往下一沉...跌跌蕩蕩...但又不能引刀一快.這是心癌

茂斯 說...

聽來,原來你已經跑了十幾年江湖了,我黃毛小子, 聽出很多歲月殘留的味道. 回憶總是讓人...突然抽離,言神停頓,閃回,然後茫茫,看看現在,腳步繼續,沒有人能停下.

你們應該是非常深交,甚至情侶,或幻想世界的情侶吧.聽你的語氣, 關係應該有戲劇性轉變了.但你還用他的名字,這是某總感情還在心裡,未必是心癌,那或許是一種罣礙。那不會死人,只會折騰人。

聶秀康 說...

我有點言重吧,最後兩次見他分別是在匹支堡,91年在三藩市都是因工務順便看看他,忽忽得沒法把當時記下,讓我追憶無從,但印象巳留心底,那是我們最後的見面,那晚我們睡在一起,早上他便送我出機場,其實我的靈魂應該還留在91年的三藩市根本從來沒回來過!時光如一迅間的電光幻影,回來那年我失魂落泊...更展開了另一段十多年的關係,剛在中秋節前收到男友的sms...他說沒法面對我倆的關係所以要離開.是我把他悶走的吧!以為自己會大哭,買醉,失落.但我祇呆滯了兩天半滴酒也沒碰,假期之後我便如常上班會友社交,朋友亦沒知到男友閃了,之後轉了工作環境,開始寫blog聶先生又在我回憶中浮現但卻不讓我相見觸摸...,沒想到有人會對一個名字產生興趣,到底我祇是不想用真實姓名!

Yun 說...

唔好意思﹐我想插把嘴﹕我。住。三。藩。市。!!

茂斯 說...

聶秀康的罣礙:
沒有言重,那是實在的.你為甚麼不在BLOG裡談談這些故事呢?那是一本小說,淡淡地寫出來,卻有厚重的無奈.所謂電光幻影,不只是你的吧.同床的他也不會忘記吧.十年,一段日子,光陰很長,感官很短.我有個朋友也有十年的罣礙放不下,她也有另一半,情況跟你很相似.我聽過她的故事,就像你的故事.

雲小姐:
挺巧,你移民,還是讀書?

兩相忘 說...

有什麼好說呢?這件事對任何人都沒意義,到底聶祇是個少有的姓氏...dose it !

Yun 說...

移左民十世紀了!! :P

茂斯 說...

兩相忘;
有些事,除非腦細胞的壞死,否則,還是會記住的,只是層次的分別.

雲小姐;
十世紀....你這妖精原來是唐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