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06

寫給時間的囈語



最近有三四個朋友墮入愛情的牢籠裡,有些相熟,有些不相識。我說,這是上帝開的玩笑,讓你在錯誤的時間,遇上正確的人。你們都問我該怎麼抉擇,是進,還是退?我也不知道。朋友,我腦裡只冒起一些關於時間的囈語而已。




時間是甚麼?我喜歡站在街角旁觀行人的腳步,每個身影拖曳而過,就像秒針,載動了時間。滴答滴答。急疾,舒徐,有時停頓,偶爾後退。手裡的煙盒緩緩滑出一根,兩唇開合,拇指擦亮微弱的星火,眼角卻瞄著一雙雙閃過的鞋子。灰色的煙雲悄悄升起,如針刺眼,模糊視線。剎那,街燈黯淡,人面依稀。然後雲散,眸明,街上卻行色依舊。你知道嗎?這就是咱們的生活,這就是川流不息時間。

時間賦予愛情的份量有多重?李清照這樣量度她的寂寞:「載不動,許多愁。」重得連方舟也載不動。嘿,除非你有她的才華,否則你別想測度時間之於情感的重量。是的,時間看似可以沉澱愛情,三年,五年,也許十年。歲月流逝,愛情可結晶成牢不可破的千斤頑石,也可聚為舉步維艱的淤泥,也可能只是輕如鴻毛的灰塵。但只有小孩才相信,情感的重量會隨著年歲而增長。所以,一年可以比十年更重,更刻骨銘心,因為脆弱的灰塵比堅固的頑石更輕。在牢籠裡,必須記住,正確的人比虛妄的數字更重要,因為愛情、石頭、灰塵的重量是人賦予的,從來不是時間。你必須選擇的是人,而不是歲月。





時間之於情感,甚麼時候正確?情感的河流時而澄明,時而混濁,充滿陷阱。當你狠很踩下去,遇到一塊頑石,那就是你愚蠢了,因為你根本動搖不了它對河床的依戀。可是,當你踏中灰塵,投足間它便湮滅,這樣的話,恭喜,你的時間對了,情感的河流是屬於你的,即管暢泳去吧。

時間甚麼時候錯誤了?當你一腳踏進淤泥,像蟲子般深深鑽入那人的情感世界,撕裂著他與河床的結合,卻發現不能抽走全部。可是,淤泥確實留下你美麗的腳印,你也沾滿了浪漫的泥巴。所以我才說,這是上帝開的玩笑,讓你在錯誤的時間,遇上正確的人。





你們兩人或許會遭到世俗的批判,但朋友,我不會的。人性,沒有絕對專一,只要我們仍然有感官,還有一口氣,懂得感受顏色、氣味、聲音,便不可能跳脫於世道之外。我不是道德潔癖者。我們是否對個別人動情,那是相處經驗的體悟,還有靈魂的交流,那不是理性可以全部控制的,愛,為甚麼不可以有兩份?但上帝跟你開了玩笑,卻要逼你們在道德的底線前抉擇,因為糾纏不清的話,愛才會被污染為罪。而你們卻是那麼的善良。

到了最後,誰會變成石頭,誰會化為灰塵。我不知道。但這注定是個的遺憾,三個人的遺憾。
你知道嗎?這就是生活。祝我們生活愉快。



13 則留言:

新鮮人 說...

時間是不會停頓和逆轉,
決定的對錯只在於能否當機立斷,
拖拖拉拉只會讓光陰白走,
將來的結果無人可料,
就讓大家精彩的活於今天吧!

Nobody 說...

寫得很好呀!多寫點這種文章吧。

雖然跟你的真人有點距離........

Gael 說...

哈哈,同意上文

茂斯 說...

新鮮人:
但願我們都能想通這個吧

無人,高:
我真人雖然偏賤,但以貌取人,隔重紗啊.

readandeat 說...

跟真人有點距離?哈哈,不好意思。雖然不認識你的真人,但聽到以上的批語也想笑。

不過,寫得很好。

上帝永遠跟人開玩笑。抓住這刻吧。

da 說...

Cannot agree you more~
Love is about timing, it needs just the 'right time'.

茂斯 說...

吃和讀:
損友嘛,都喜歡貶低朋友的人格,我真人雖然不怎麼風度瀟灑...但有時候從文字真是看不出真人的, 真人也看不出文字, 這就是障吧.

da:
你好,
時間的確很重要,尤其在一段戀情開始的階段,我們更感嘆於它的關鍵性...

da 說...

你好,很多謝你的回應.
有時在想, 如果愛真的可以簡單一點,就好了!
anyway,很喜歡你的blog,會再來走走,努力啊!祝你幸福,Merry Christmas!

茂斯 說...

da:
我還沒謝謝你的留言呢!
看來你也經歷了許多吧.是的,簡單多好,有時只是強逼自己簡單是不足夠的,因為愛從來不是一個人的事啊.
謝謝你,歡迎你隨時到來,聖誕快樂!

paul in my soul 說...

在情感世界裡,對部分人來說,黑白/對錯二分法只是想令自己活得簡單一點吧.但其實,能夠活得簡單,本身就已不簡單.

茂斯 說...

paul in my soul:
你說了我還沒說的話, 黑白二分多麼簡單, 但也是多麼危險, 我們活著,活著, 長大了, 才漸漸知道警察不一定是忠, 賊也不一定是奸, 世界越來越複雜....簡單點多好.

Becky 說...

誰說那個人一定是對的? 既然沒人能保證,
那就不必太在意為什麼要在錯的時間遇上.

愛過恨過笑過哭過樂過痛過......
其實人可以為了得到這些感覺才戀愛,
不一定要為某個特定的人.

茂斯 說...

Becky貝琪:
你應該是個很樂觀、很爽快的人.你身邊的人肯定很舒服.我想的東西比較多,比較亂,但這也是為了追求一個最簡單的方法和路徑.很矛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