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27

離別的季節


每年這個時候,總是傷離別。有聚就有散,這個我明白。只是每次有同事離開,道別的酒杯總是溫暖,但當所有人離開,多醇的酒,也是乏味。笑,其實是一種子我保護的掩飾,腦海的一些念頭始終蠢蠢欲動。還是笑笑吧,我們要生活,要活下去,不是捱日子。你問我他朝酒醒何處?也許是青青楊柳岸,也許是孤影寂夜,他媽的,管他是曉風還是殘月。







































Natura Black F 1.9
Konica Hexar F 2.0
http://www.flickr.com/photos/mansonkin/sets/72157600505995286/detail/
http://www.flickr.com/photos/mansonkin/sets/72157600505995286/show/

17 則留言:

readandeat 說...

有人走?不是你吧。

茂思.茂斯 說...

readandeat兄:
你留言可真是快得很啊!是有人走了,讓我想起許多,雜念難梳,我還沒撤,但看到身邊的人一個個幾乎因為同一個原因離去,難免想到,別人的現在,是否就是自己的未來?

readandeat 說...

咁你就放長雙眼睇吓佢地點你先走囉。

匿名 說...

師兄弟,好耐無見。

這行頭,聚散離合好像是理所當然,應該麻木看待的事。回望「下山」的半年,的確看到許多已往不知道/不懂得/不屑學的人和事。真有點現在才算踏入社會的感覺。

我不知道,究竟是抱持理想一口氣走到最後,還是停下來讓自己變成社會裡一粒微塵,是更能在今時今日裡過得幸福。但我感激在突發組裡,一起捱過一起嬴過輸過懶過的日子,以後也總記得某個深夜在高速公路趕收工的痛快速度感。

茂思.茂斯 說...

readandeat:
觀望,確是近來的主題,只是感到靈魂似乎有些呆滯,靈感被許多麻煩而無謂的工作掩埋了.

綸:
想當年,若你,威,熙,茵,盈還在,這樣的夢幻組合不知是何光景.這樣的組合理論上是可以實現的,但我知道,在不健康的制度現下,這是不可能的.

回頭路不好走,也難走,既然提步,就應走下去,讓回憶永遠美好.畢竟,左邊的腳印才下午,右邊的鞋子已黃昏.

是時候聚聚了.

bo 說...

人生到處知何似 應似飛鴻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抬爪 鴻飛那復計東西

泡沫人 說...

聚聚散散,就是如此.如今,很少人會幫某一間公司打一世工了.若某人幫某公司工作八年以上,別人已用 "忠心" 來形容他了.

(點解,你張相係冬天來的?)

gael 說...

咁我都算好「忠心」喎,如果用以上的條件來衡量的話!

readandeat 說...

用這個標準,睇怕我從沒忠心過。

大家不在同一家公司不等於沒朋友做。

readandeat 說...

to gael:
俄國的靚女已經俾你在出發前一眼見晒。

(唔好意思,茂斯,借這裡寫留言)

泡沫人 說...

to geal,
你地呢一班真係算超忠心,如果我係老細,人人都有一個"勳章"之餘,仲會出年報表揚,因為唔係人人都"捱得"呢!
(借個位一用,哈哈,版主!)

茂思.茂斯 說...

剛剛小休幾天回來...

這些相片是冬天送別一位同事時拍的,所以大家都穿大衣...

忠心嘛,現在應該沒多少人會了,我也不會,真正明曉忠心的內涵以後,一定會敬而遠之.單就工作而言,忠心只是中國人的統戰手段.

泡沫人,如果你做老闆就好了...

ERIC 說...

茂斯:
無上來一排,這幾輯相影得很靚呢。
很有情味,i like it~
加油!

茂思.茂斯 說...

eric:
你也很忙似的,月台很久沒出新書了呀.

wongdull 說...

我不會對這間公司忠心,只需對公司所認識的好友忠心便可,很喜歡與你、綸及熙等共事。遲些江湖再見!

茂思.茂斯 說...

王兜:
老友,我明白你的想法,是無奈,也是喜悅,希望你能找到自己喜歡的生活。江湖雖大,舟搖搖而輕蕩,風飄飄而吹衣,我定會記得曾經和你同坐一船的。

wongdull 說...

兄弟, 我永遠也與你坐同一條船, 而那條船比你我想像中大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