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22

牢籠


每天被工作包圍,對著鍵盤打個不休。不知不覺間,一個喜愛文字的人,卻用文字構築成自困的牢籠。也許,只有工作才有這種麻醉神經的能耐。



那天拿著相機鑽進太子的熱鬧街頭,極目所及,屯貨如山,五色斑斕。但在我的鏡頭裡,它們無不在擠壓著主人的生活空間。每次構圖時都得從隙縫間探尋鼻息人面。他們都活在自己構築的狹縫裡。

老莊說:「夫失性有五:一曰五色亂目,使目不明。」 是誰失性了?我是帶著這樣的疑問走出花園街的。



記得阿馮說過,某天放假重拾滑浪板,看著石澳蔚藍的海岸線,腳踏南中國海的卷卷浪濤,在海風中眷戀弄潮兒的幸福,不禁老土嘆謂:「原來生活可以這樣!」在侷促的後樓梯吞吐著煩躁的煙霧,他說想放個長假。才幾天,天星碼頭的鐘樓就被拆掉了。



在這種城市生活,就得適應她的步伐,我可能沒本事放半年假,但兩星期已經很不錯了。年尾財星出宮,一窮二白,沒錢出國,對聖誕無甚感覺,又不想趕熱鬧,只好買條皮帶勒緊一點,到湘西鳳凰探尋邊城去吧。明天這個時候,該是頭枕沱江,倚樓憑欄,月下對酌的光景了。


















http://www.flickr.com/photos/mansonkin/sets/72157594428912278/

Konica Hexar 35mm F2.0
Kodak Max 400
太子

6 則留言:

匿名 說...

香港這社會就係咁,我退休後一定唔係香港生活。人生不是為工作吧。

茂思.茂斯 說...

剛回來,真是有點唔想撈的感覺.....

Bo 說...

好鐘意你D相, 影得好靚。

茂思.茂斯 說...

bo:
歡迎你來這裡聊聊,閒來弄相片已經是我生活的一部份了,謝謝你.

車厘 說...

黑白照和花園街拍的都好正wor~

茂思.茂斯 說...

哎呀,這台傢伙又要燃燒我不少菲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