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06

我們的足球場

已經兩年了。自從工作以後,就再也沒有踏足球場。那天上班,車子停在球場旁邊,一群小伙子在鐵絲網後晃動著我們的過去。白飯魚、蒸餾水,其他啥也甭帶,沒事就坐下跟隊,餵餵蚊子吹吹水。週末就這麼回事。

波友們現在都要工作,哪行都有,總之大家都在這鬼地方撈世界。我們可能相距不過幾公里,可這種所謂現代都市,最拿手的就是讓你以為它的進步拉近了你們的距離。當你覺得昨是而今非之時,一切已經漸行漸遠了。奔跑依舊,但離開了球場,歲月總比你快。

世界盃後,想約在一起看場歐聯也不容易,不是他要趕夜班,就是你老闆他媽的不肯放假。我們踢過的球場,有些已經變了,沙嘴道、保安道,沒甚麼稀奇吧?我變了,你變了,有些人也變了......別說了,我們甚麼時候再來一場呢?

北角電照街
Nikon D1
AF 80-200 F2.8
9月30日

17 則留言:

鬼茂 說...

可惜我早跛了腳, 掛了靴六,七年了, 否則真想跟你踢番場.

mokit 說...

不錯,以前中學日日放學踢波既日子,真是令日懷念。

wongdull 說...

我也是跛了腳,腳骹鎖不穩了,否則間中踢下都好...
正因如此,小弟現在已轉行打籃球了。

茂思.茂斯 說...

鬼茂,王兜:
我竟有兩名跛朋友...哈哈,我現在也只懂看球,某程度上跟跛沒甚分別.

mokit:
我以前也是放學天天踢,球場就在學校旁邊,最搞笑的是,我們的校服是全白色的,踢玩屁股總有兩塊黑得像牛糞的印記,那時候真不知丑字怎寫.

泡沫人 說...

年少時踏波,又上o左d年紀的男性朋友,掛靴者為數不少.不如,你們組一個"傷殘足球隊"吧,落場猜猜波,出出汗,聯誼活動是也.

lakasky 說...

真多同路。只有一個恨字,想踢冇機會,有得踢落到場又"扯蝦"。

7輝的友人 說...

得閒逢周三早點起床來跟我們玩吧,過氣球王又有、大肚腩更多、仲有你喜愛的「小神7碌」。

abby 說...

北角???是不是渣華道那個球場呀??
以前我的同事久不久都會去那幢踢波的..

茂思.茂斯 說...

泡沫人:我們做賣身這行,一起放假,很難啦...

lakasky:是的,街場常見一般阿叔聯群結隊,真是不容易,更可悲是,體力也比我好

7輝的友人:週三起早難度太高,那天是我一星期中罕有可以昏迷的時間啊.何況你們段數太高....

abby:北角那個我沒踢過,只是平時天下太平時,我們會在附近偷懶....嘻嘻

Ka Wah 說...

下次在電照街跟隊之時,請抬頭呼喚我下來跟隊吧.....我幫手戥腳....呵....

Randolph 說...

welcome to my blog, who are you?

randolph-fan.blogspot.com

茂思.茂斯 說...

華哥:我可不是在那裡踢呀,北角對於我們的意義,你應該知道吧?哈哈

Randolph:
你好!無意中去了你那兒,略看內文,以為你是我很久沒見的大學同學....

小明 說...

小球場一班耆英跑全場死捱
筲箕灣施丹大坑碧咸狂打柴
老友記老過魯爾對應切去賣
呢班波當打時期攞小型金牌
呢場全挽鞋,大啖白泡嘔得快
口水都干埋,踩波車拗柴
乜筋都抽過晒,佢淨係打winning快

Qnie 說...

謝謝你來呢茂斯。
不知道可否怪責余華,我認為他有意製造很輕,「人微言輕」、「微不足道」的感覺,所謂的「小人物」。但駕馭小人物那種輕是很難的,在輕與脫軌之間遊走,要比描述大人物大事件難得多,而他正正要描述大時代大事件下的小人物。另外一個原因是我未能理解文革小人物的心理狀況,或許余華的小說只是像真度極高罷了。

茂思.茂斯 說...

Qnie,
你好,照你的說法,他是想從小人物看大時代吧.活著的確是電影版更好看,畢竟當年的張藝謀還沒被白花花的銀子抹殺他的天才,哈哈!
至於兄弟嘛,我覺得在上半部結尾可能會更好...可惜余華的計畫是來一部橫跨幾個時代(大躍進,文革,改革開放)的大敘述,如你所說,難度真是很大...如你所言,「讀到中段又感窮極無聊」

小明,
好抵死的句字!!但你是誰啊?我認識的吧,幹嘛這麼神秘

小明 說...

哈哈,這些句子不是我的,全拜林海峰的詞寫得好,每次聽,我每次都有會心微笑。
我不是神秘,只是你根本不認識我,等如我從未見過你,也許日後做了同一單assignment,隨時打起來都不知道對方是誰的那一種

茂思.茂斯 說...

原來這是林海峰的歌詞。
原來你是同行內路人,哈哈,不打不相識嘛,到時報個姓名,兄台手下留情。